????“嘿嘿,要是咱们都进入金仙秘境第三重,咱们各自队伍剩余之人,岂不是太不均衡了?”

????卫阳曜面色平淡,仿若轻轻的述说一个事实道:

????“要是他们禹国和越国,趁着咱们离开的空档,仗着人多势众,欺凌咱们各势力的弟子,本王实在不知有哪个势力能够逃脱他们的追杀?”

????卫阳曜话音不大,但是除了禹国和越国众人外,其余之人愕然变色,看着成群结队,熙熙攘攘的禹国和越国之人,心中顿时露出一丝担忧。

????“要是咱们三十多人稍后出来三重秘境,赫然发现此地仅剩下禹国和越国之人的弟子,本王绝对不会惊讶,不知你们作何感想?”

????“卫阳曜,你休要挑拨离间,就凭我们两国岂能将你们众人一网打尽?这只是你的无端猜测,一派胡言!”陈良哲面色铁青,立刻指责其卫阳曜。

????“本王有个提议,现在距离秘境结束仅剩一天多的时间,既然如此,何不让各大势力剩余之人先离开秘境,如此以来,就不会出现本王担心的局面,不知各位意下如何?”

????卫阳曜仿若每句话语之中,都透露出别样的魔力,瞬间让大多数人露出赞许的表情。

????“夏语堂,陈良哲,你们二人意下如何?”卫阳曜携带着众人的意愿,没有留给禹国和越国多少思考时间,再次出言逼迫道。

????夏语堂和陈良哲看着气势汹汹,来着不善的众多势力,眼中闪过一丝不甘,两人确实有此打算。

????特别是让两国先前大丢脸面的荆国和梁国之人,两人对之恨之入骨,恨不得立刻将两国弟子生吞活剥,没有想到被卫阳曜察觉,来了个釜底抽薪。

????“卫阳曜,你休想陷害我们,剩下的时间,我们两国众位弟子完全可以在秘境之中摘取众多灵草,这个损失难道由你们荆国补足吗?”

????此时的夏语堂完全将话语留给陈良哲,置身事外,让两人对峙,面对面打擂台。

????“大家能相信他陈良哲吗,要是你们占据如此优势,会放弃将对手赶杀殆尽的机会吗?”卫阳曜没有和陈良哲对峙的想法,直接向其余之人煽动起来。

????“阳曜王子话语不错,要是本王,绝对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”果不其然,赵国王子赵飞英,开口赞同道。

????其余之人虽不言语,但对禹国和越国隐隐形成包围之势,大有一言不合,先将两国铲除的意味。

????血腥之味好似浓郁起来。

????夏语堂和陈良哲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退让之意。

????其实从卫阳曜点明此事起,禹国和越国就没有多少选择的机会,人心本如此,既然发现对自己生命有危险的存在,肯定会防范于未然,岂会让两国威胁本方之人的生命。

????“既然防备至此,咱们每个势力,至多留下十人,其余之人全部传送出去,公平公正,怎么样?”陈良哲见事不可为,立刻妥协道。

????“好,本该如此?”卫阳曜面色微喜,开口同意道。

????接下来的小半个时辰内,此地光芒闪烁不定,众多势力纷纷激发金仙秘境令牌的秘阵,将多余弟子传送出去。

????原来,金仙秘境传送令牌不仅可以进入秘境,还可以提前激发令牌秘阵,提前离开金仙秘境。

????不过一旦离开秘境后,金仙秘境令牌就会突兀的消失不见,好似重来没有存在过一般。

????古紫辰、慕容寒星和温依南至始至终一语不发,等此地再次安静后,赫然发现,此地的人员少了一大半。

????“好了,折腾了这么久,可以打开金仙秘境三重了吧?”樊昊穹和段星图两个老怪同样冷眼旁观,并没有阻拦众人,此时樊昊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。

????温依南抬头望了古紫辰一眼,嫣然一笑,精致的脸庞宛若鲜花盛开,娇艳无比,莲步轻移,漫步来到城楼门前。

????洁白的玉手掐着一个带着古老韵味的钥匙,钥匙约莫十厘米长,表层呈古铜色,周身镌刻着细密的花纹。钥匙末端是一个蝴蝶样式,栩栩如生,由各种繁密的细小线条折叠而成。

????蝴蝶的上方连接着直径约一厘米长的椭圆,点点细纹镌刻在椭圆形线条之上。椭圆的两旁,是两个半圆形,半圆形其内分别包裹着一枚星星,星星的中心带着丝丝红芒。

????椭圆形最末端,连接在椭圆形之上,是一个皇冠样式,皇冠的中心同样有一枚星星。

????三颗星星此时全部散发着红芒,蓦然从温依南手中飞离而去,飞到丈许高位置,赫然静止不动,好似再思索一般。

????神秘的钥匙没有让众人多等,只是思索两三个呼吸,突然一道赤红色光芒从钥匙末端三个星星之中破开而出,隐没在城门之中。

????城门之内好似琴瑟和鸣一般,庄重的大门之上,突兀的飞出一道金色光芒,击打在古铜色小小的钥匙身上。

????钥匙浑身一个颤斗,仿若发出一阵咿咿呀呀的响声,原本只有十厘米长的钥匙,在金色光芒入体后,猛然一震,浑身豁然大亮,散发一道剧烈的光芒,呈放射状,向四周爆燃而发。

????顿时,人人眼睛好似被强烈光芒刺激,不由自主的一闭,躲避光芒的刺眼。古紫辰仅仅一个呼吸间,就睁开双眼向钥匙之处望去,但见此时的神秘钥匙已经胀大为半米左右,滴溜溜的滞留在高空。

????此时,钥匙本体之上镌刻的三枚星星,蓦然脱体而出,呈品字形镶嵌在城门之处的两扇大门和门楣之处。

????三枚钥匙甫一落下,原本紧闭的大门,发出吱呀一声轻响,好似被人慢慢推开一般,原本需要凝神境修士费力攻破的大门,竟然轻轻松松的自然而开。

????古紫辰等众人神色大喜,连忙向秘境之中注目而去,不过,瞬间,人人面色一顿,露出迷惑的表情。

????只见城门之内,并不像众人原先设想的是一处山谷或者是一座山峰,而是一条笔直的丈许宽道路,延伸到无限的尽头之处,最为诡异之事,道路的四面八方,白云缭绕,整个道路好似横亘在天空一般,完全看不到周围任何景致。

????古紫辰眼神一缩,向温依南望去,但见原本漂浮在空中的金仙三重秘钥,此时沉浮在温依南的头顶,从钥匙的本体之上,垂下道道血红色光芒,将温依南包裹在内。

????“大门已开,可以进了。”

????温依南娇声清脆,向众人开口言道,然后豁然回头,向古紫辰嫣然一笑,风情无限。

????古紫辰点了点头,向梁筠心三人望去。按照先前的分配,古紫辰、慕容寒星、梁筠心和辛妙嫣四人跟着温依南。

????剩余的五枚隐匿符,凤鼎仙门分到一枚,由先前的柔弱女子罗绮使用,其余四枚,梁国和荆国各两枚,两位王子各自带领本国一位战力高绝之人,保护在两位王子身侧。

????“走!”

????古紫辰四人进入钥匙垂下的血红色光芒之内后,温依南轻喝一声,率先迈步向白云缭绕,神秘的道路迈步而去。

????众人原本惊疑之色一敛,再次向夏语堂注目而去,逼迫之味,不言自明。要知道众人差点被夏语堂全部坑死,他要是不进,其余之人怎敢进入。

????夏语堂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恼怒,不过没有任何拖泥带水,迈步沿着古紫辰等人的踪迹,向秘境深处踏入,其身后跟着两位禹国皇族近卫军。

????禹国近卫军之后,段星图和樊昊穹两位老怪神情放松,眼神透露出无穷的智慧向烟雾之处看去。眼睛不时的有精光闪过,好似心中掩藏着什么机密一般。

????众人见拥有金仙三重秘钥和最了解秘境的两拨人马全部进入秘境,其余之人不再疑惑,纷纷激发隐匿符,向秘境之处进发。

????霎时间,此地只剩下各大门阀的弟子,相互戒备留守在此处。

????此时,走在最前方开路的古紫辰五行人,人人面色带着些许紧张,就连一向神秘的温依南,眼神都不时的扫射白云缭绕的四周,想看清楚周围的环境。

????不过通往秘境三重之路,好似凭空浮现一般,周围除了白云,什么都没有,好似伫立的无限的高空中,除了白云相伴,见不到任何景致。

????五人如此默默前行了小半个时辰,眼前的道路仍旧不见尽头,到处白茫茫一片,五人好似完全在原地打转一般。

????“小心,我察觉前方有一股强烈的压迫之力,正匍匐在那里。”

????古紫辰内心之中突然传来一阵不安,好似低阶生物,面对高阶种类一般,内心之中充满一股自卑之情,挥之不去。

????不过好似炼化夔牛的缘故,古紫辰体内隐隐传出一股抵抗之力,将那股压迫之力不断的向外推去,将古紫辰隐隐感觉到危险,拒之门外。

????梁筠心四人闻听此言,露出迷惑表情,不过对古紫辰极为信任,纷纷凝神戒备,放慢速度向前方慢慢探索而去。

????突然,五人身子一僵,站立在原地望着前方百米之处,脸上带着惊讶之极之色,好似见到了什么不可置信之事。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