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书包网 > 其他类型 > 江山如画之风雨 > 第五十一章 十绝
????“海棠!”一声声呼唤在山中久久回荡,秦威直喊的嗓子沙哑晦涩,刺痛不堪。∈♀顶点说,..然而,却是一丝应答也无。

????“秦威,你在找什么?”秦威回身,竟是太青子衣袂飘动,不知何时悄然出现在自己身后。

????秦威面上焦急万分,见是太青子,连忙喊道;“师尊!海棠她不见了!她刚才还与弟子在这云中台上!”

????“莫慌,她现在很安全,如今已经被万恣接入天命居了”太青子却是面容平静,不急不缓的道。

????“万恣长老不是半年之后再…罢了…”秦威本心有疑惑,不过想到太青子的身份与做事风格,断不至于欺瞒自己,随即便将其余的话咽回到腹中。秦威叹了口气,对着太青子一拜;“师尊,既然海棠姑娘无恙,那就请容弟子就此下山。”

????“秦威,能告诉我,为何执意下山吗?”太青子双目微动,瞳中精芒闪动,认真的看着秦威。

????秦威面色苍白,苦笑一声:“弟子这一生,一事无成,上不能为国尽忠以报恩师教养之恩,下不能平战乱以救护百姓,前而至兄弟挚友伤亡凋敝,后又为他人徒增仇恨烦闷,如此一个人,师尊又何必留在山中呢?弟子天命如此,如今只想找一偏僻之处了却残生罢了,再不与世人纠葛,望师尊成全。”

????太青子认真倾听完秦威所言,见秦威双目中流露而出的颓然,却是缓缓摇头,“秦威,既然如此,我也不拦你,前面便是下山之路,不过有一言,还望你牢记在心中”

????“师尊请讲,”秦威见太青子干脆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,心中更徒增一丝凄凉,大概太青子也这么看自己吧。

????云中台缓缓停靠在了山腰处的一个长满杂草的平地上。

????太青子一掐法诀,一手浮尘微扫,云平地正前方的迷雾竟一分而开,一条蜿蜒曲折的路出现在了秦威面前,秦威走下云中台,向着前方看去,只见路盘桓,隐没在山间郁葱之中。

????“天道有常,人道无常,天道自在人心,人心却非人道”

????“天道自在人心,人心却非人道…师尊,这是何意?”秦威急忙回头看时,却是水雾迷茫,哪里还有太青子身影。

????秦威默然,对着太华山的方向重重一拜,起身时,却觉腰间一沉,秦威摸向腰间,发现竟多了一丝绸钱袋,里面竟是几锭黄橙橙的金子。秦威心中一滞。

????水雾散去,地上赫然又多了一个包袱,秦威打开一看,竟是一件崭新的千骑军铠甲,还有那支银芒闪烁的月牙长戟,也被直直的插在一旁,大概是经过铸神长老的重新打制,虽然外形没有变化,然而银芒却比先前更盛了几分,秦威抚摸着铠甲和长戟,最终却是叹了口气。

????一个浅浅的土坑转眼便被挖了出来,秦威心翼翼的将铠甲用包袱包好,端端正正的放入了土坑,接着,秦威解下腰间的钱袋,放在了包袱之上,随即缓缓地捧起一捧夹着杂草的黄土,洒在了坑中。

????“秦威啊秦威,这一切,都是你不配拥有的…”

????许久之后,土坑已经被填平,仿佛所有的过往都被自己埋在了这里,秦威拔出长戟,凝神看着戟身上的道道抓痕,不由得又记起了睢阳城那一夜,记起了眼神空洞的海棠,记起了不顾一切挡在自己面前的白煜…紧接着,一幕幕画面又浮现在了秦威眼前。

????秦威攥紧了长戟,最终仰天长啸,用尽全身力气将长戟掷向山涧,银芒闪烁的月牙长戟夹杂着破空之声,转瞬便隐没在了浓浓的迷雾当中…

????一切处理完毕之后,秦威却是长叹一口气,忽觉腰间一沉,发觉钱袋赫然还系在腰间!

????“罢了…”秦威颓然一笑,趁着渐渐明朗的日光,便沿着蜿蜒曲折的路向山下走去…

????冰窟之内,冰壁之中,竟传出一阵女子的痴笑声!

????“呵呵,这个傻子,明明都是自己最在意的东西,还假装一副很懂得舍弃的样子,明明蠢的跟猪一样,还敢自己知天命,真是可笑,看本姑娘如何收拾你,哈哈~,嗯…下次扮谁呢…”

????……

????“师尊,十绝令究竟是什么?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受制于此物?”川宝面色急切的问道。

????“十绝令,是十条禁令,当中规定,我们异人不论触犯哪一条,都会被其他异人列为敌人,人若不除,天必绝之,是为十绝。”太青子缓缓道,面容却是丝毫未变,一如往常的从容,接着道。

????“左右尘世者,绝;背叛血脉者,绝;不忠不孝者,绝;好色淫邪者,绝;迫人为恶者,绝;妒贤嫉能者,绝;**堕落者,绝;好逸恶劳者,绝;偷抢拐骗者,绝;虚假伪善者,绝;我太华仙宫,便是触犯了十绝令的第一令,以己之能左右尘世。”

????“可是照此来,他们天宫院也是左右李唐天下,他们训练丽竞门,滥杀无辜,不是迫人为恶吗,为何洞天福地不去抹杀他们?”川宝面露不解,急忙追问道。

????“你错了行川…”却是万恣轻声叹道。“天宫院借助北地星宫训练常人,所以并不能是直接左右尘世,而丽竞门中的成员,却皆是自愿。”

????“自愿?怎么会这样?”川宝一脸骇然,联想到海棠,不觉心下阵阵凉意。

????“所以,天宫院才能与洞天福地并立还能相安无事,而我太华仙宫,一直秉承异人初衷,虽然得到了很多异人的拥护,可是数次出入尘世,已触犯了十绝令,加之你持有异人圣物传国玉玺,这太华仙宫,早晚会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????“竟会如此…”川宝面上浮现出重重的担忧之色。

????东乾将这看在眼中,却是冷哼一声,一站而起,声音低沉而冷峻。

????“即为正道,何惧十绝,我倒要看看,他们能拿我仙宫如何!行川不用担心!待到你学成,便可纵横天下,所谓胜者为王,到那时候,你便是权威,便一言九鼎,我看到时候谁能杀你,谁敢杀你!”

????……

????秦威沿着蜿蜒山路走了许久,终于在日落之前赶到了山下,秦威整理了一下思绪,按之前青云和川宝介绍,玄虚峰下应有瑶光阁才是,可是面前景象,竟让秦威有些捉摸不定起来。

????眼前,竟是一个人流稀疏的镇甸。夕阳之下,草屋上方炊烟袅袅,水车缓缓,一派祥和景象,一两樵夫扛着一担担木柴饶过秦威,对着他微微一笑,便唱着山歌乐呵呵的向着镇中走去,三四垂髫童,在木桥上恣意嬉笑玩耍,木桥之下,清澈的溪流缓缓流淌,偶有妇人从木屋中走出,对着孩童大喊,追赶着让他们回屋吃饭。

????眼前景象,让秦威不由的记起自己少年时,那是多么的无忧无虑,和伙伴在落日余晖中尽情追打嬉闹,随后一脸灰尘花猫一样回到家中,被爹妈饱以老拳。想到这里,秦威不觉痴痴的笑了起来。

????这时,只见一高一矮两个孩儿拿着两根木枝笔画累了,便坐在木桥一旁,双脚搭近溪水中,任由温柔的溪水抚摸过脏兮兮的脚丫

????“长大了我要当大将军!你呢?”高个儿少年一脸认真的拍着一旁瘦弱少年稚嫩的肩膀。

????瘦弱童吮了吮手指,“我,我也想…当将军…”

????“就你这身板,刚够给我牵马!”高个儿少年却是一脸嘲弄的拍了拍瘦弱少年的后背,岂料瘦弱少年灵活的在木桥上就地一滚,来到高个儿少年身后用力一蹬,木桥湿滑,只听扑通一声,水花四溅,高个儿少年竟一屁股坐到了溪水之中。

????“威!别让我抓到!”高个儿少年猛地从溪水中爬起,然而衣服却是湿的一塌糊涂。

????伴随着一串铜铃般的笑声,威眨眼确实已经一溜烟跑出去老远,边跑便回头做鬼脸“来抓我呀!笨蛋锋!抓不到我~哎哟!”噗通一声,威却是被路上的一个石头绊倒,重重的摔了个狗啃泥…

????“老秦头儿!你出来!你看看你那兔崽子把我儿子都弄到水里去了!”却是一个妇人,单手拎着浑身湿漉漉的锋,掐腰站在一个草屋前大声叫嚷着

????只见一瘦弱汉子端着饭碗从草屋中走出来,满嘴喷着饭粒儿道“诶我燕齐氏,你别恶人先告状!明明是你儿子追我儿子,我可告诉你,我儿子这脸要是破了相,我跟你没没完!儿砸!出来!让她看看!”正着,威端着一个大大的饭碗走了出来,满是摔痕的脸儿一脸无辜。

????“你看看!”

????“诶你恶人先告状!等我家老燕回来,他饶不了你!”

????“诶我还真不怕他!你让他来!”

????两人就这么你一言,我一语,争吵了个喋喋不休,而远处的秦威却将此尽收眼底,双目俨然有些泛红。

????眼前,赫然便是许久以前,生他养他的地方…

????一个壮汉肩上扛着一支长长的猎刀,刀尖挑着几只沉重的狍子,从秦威身后的道中下山来,走到秦威面前停住,仔细打量着面色微白的秦威。

????“年轻人,你是外乡人吧?”

????秦威忽然愣住,眼前此人,竟是睢阳便弃他而去的燕锋!

????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。